环球财经315:P2P跑路潮

作者: 来源: 发布时间: 2018-11-23 08:45 字号:【

  P2P金融指个人与个人间的小额借贷交易,一般需要借助电子商务专业网络平台帮助借贷双方确立借贷关系并完成相关交易手续。然而此前E租宝涉嫌金融诈骗案例,使得P2P金融行业的规范性备受质疑;特别是自2016年下半年开始,不断爆出P2P网贷公司“跑路”的案例,更为这一行业的健康有序发展蒙上了阴影。环球网财经编者按。

  当互联网的“野蛮人”成了搅局者,金融行业似乎迎来了一阵春风。不过,搅局过后,互联网金融行业也逐渐发现,合规性与金融安全,是怎么也绕不过的话题。昨日,由北京市金融工作局、北京市网贷行业协会、北京互联网金融安全示范产业园、南湖互联网金融学院联合推出的《中国互联网金融安全发展报告2016》(简称“《互金报告》”)显示,互联网金融走向健康发展,仍面临不小的挑战。

  互联网金融在入局之初,就被冠以“不靠谱”的名声,骗局跑路、信息泄露等词汇如影随形。《互金报告》称,在去年8月各项监管细则出台以前,互联网金融网站的数量越来越多,大量行业问题也随即显现,比如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甚至出现同质化趋势;监管不健全,使得互金行业呈现野蛮疯长的态势,自融、跑路、洗黑钱等现象频发。

  《互金报告》披露的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8月26日,在互联网金融网站中,存在异常的有3300多家,高危网站有110多家,仿冒网站超过2.4万家,互联网金融网站及手机软件漏洞有1800多个,受到的攻击次数近43万次。

  随着监管细则的不断出台,互联网金融行业的洗牌力度更加剧烈。在众多互联网金融各分支行业中,P2P网贷尤其令人瞩目。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末,P2P借贷平台共有4856家,其中正常运营的仅1625家,占比仅为33%,环比下降3.9%。新增平台自2015年5月开始,就一直呈现下降趋势。

  “近年来网络借贷粗放式发展,暴露出了不少问题。”《互金报告》指出,P2P网络借贷行业要想走向阳光、健康,无论是从业者还是监管者,都将面临不小的挑战。

  “对于互联网产业来讲,互联网是技术基础,金融是内容,安全是底线,这三方面各占互联网金融三分之一的产值和利润。”北京市金融工作局党组书记霍学文昨日在报告发布会上表示,未来在全世界互联网金融领域“走在前面的”不一定都是现在“走在前排的”,但一定是跟技术安全有关的企业。

  近年来,互联网金融行业不断暴露出问题,监管层早已将金融安全放在了首位。《互金报告》显示,在各个行业中,关于信息泄露、欺诈等方面的问题被提及的次数最多。

  以P2P网贷为例,《互金报告》提出,P2P网贷平台出现最多的问题,首先是信息披露不真实、不及时,这可能导致虚假发标问题的发生。其次,P2P网络借贷平台有私设资金池以变相吸储、挪用资金的现象。

  《互金报告》还指出,由于国内投资者风险识别意识较弱,难以自担风险,因此对P2P网络借贷平台能否“保本保息”十分看重,导致此前各家平台为了竞争揽客,纷纷推出自担保或第三方担保服务。但是,“担保并不意味着投资者可以高枕无忧,平台跑路或者担保公司跑路的情况仍然频发。”

  与几年前有所不同,互联网金融的发展如今已经脱离了“野蛮”时期,行业发展的分化走势越来越明显,P2P网贷行业也出现许多新的发展趋势。

  《互金报告》数据显示,虽然目前正常运营的P2P数量越来越少,但交易量越来越多。2016年全年,P2P网贷行业成交额近19544亿元,成交量曲折上升。一方面,平台成交量整体呈上升趋势;另一方面,正常运营平台一直环比下降;由此可见,行业的集中趋势正在显现,大平台的市场占有率越来越高。

  苏宁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研究中心主任薛洪言表示,现在互联网金融的发展已经进入下半场,小平立生存的处境越来越难,结果要么是主动退出,要么是依附于更有力的大平台所构建的生态链上。

  网贷行业出现新的发展趋势。《互金报告》显示,未来P2P网贷将继续坚持“中介”的地位,在资产端注重垂直化经营,在资金端由P2P变为B2P。

  《互金报告》解释道,垂直化经营模式专注于单一行业产业链的上下游业务,行业内部信息具有极强的相关性,可以降低平台信息的搜集成本,提高平台的风控能力,为其提供标准化、专业化的金融服务。

  “在网贷行业,新用户流入较过去明显减少,高额的获客成本使网贷平台很难通过正常经营覆盖经营成本,越来越多的P2P网贷平台开始转变为B2P公司。”《互金报告》显示,资金端的募集开始从“向个人端”转为“向公司端”或“私人银行客户”,放贷端仍是以“向个人”为主,这样平台获得资金的各项成本可以大幅降低,能够以相对低的利率吸引更多的借款者,真正为中小微企业和有借款需求的个人提供金融服务。

  今年春节,对于一些投资者来说,可并不好过。近日,8家平台同时被曝“跑路”,而这8家平台背后,竟然是同一公司操纵。上周五,该公司股东在其中一家平台网站上贴出告示,称将尽快回款。

  今年1月份,聪明投、奶瓶儿、早点儿、火牛财富、玩儿家、钱罐儿、乐行理财以及海新金服几乎在同一时间被曝“跑路”。有媒体报道称,这8家P2P平台在同一天挂出“老板跑路”的公告。

  不过,前日记者登录这8家P2P平台网站时发现,除了火牛财富的官网已经不存在之外,其余7家平台官网仍可正常打开。但并未发现报道中提及的相关跑路公告,且相关公司股东的“关于回款优化及快速变现计划的说明”仅在聪明投官网上挂出。

  该说明指出,公司是“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出现了一些意外情况,而该意外情况的发生,并非公司管理不当或管理人员失职所致或商业风险造成。但并未具体透露相关意外情况详细细节。公告显示,公司正在通过多种方式和渠道回款以支付投资者的投资,其中包括了价值1.33亿元的楠木木材做成家具变现等。同时,将分三个阶段共14个月偿还投资者本金。

  值得注意的是,在7家能够打开的网站信息中显示,其7家地址均为北京广渠门附近某写字楼6层。但前日记者来到该地址时发现,在这座写字楼大厅的指示牌上6层已经被空了出来。而这层办公地也人去楼空,南北两扇门均已被锁上,门上并无任何通知或说明,门内墙壁上就连招牌都已无痕迹。

  相关公告显示,该办公场所因部分不理智用户哄抢已无法继续使用。现在起源财富应急小组在积极帮助处理回款工作,后续将逐步协助恢复正常办公。不过,该写字楼物业人员介绍,公司年前就已搬走。

  8家平台几乎同时出生,又是同一家公司操纵,这在互联网金融行业十分罕见。记者注意到,这8家平台虽然隶属于不同的公司,但实际股东只有“北京起源财富”一家。

  公开信息显示,钱罐儿隶属于北京众源信通网络科技公司,乐行理财隶属于北京车乐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而聪明投则隶属于北京乐享财富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这三家公司成立的时间分别是去年2月、3月、4月,投资人均为“北京起源财富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这三家公司的经营范围十分相近,而在金融方面的经营范围均是“接受金融机构委托从事金融信息技术外包服务;接受金融机构委托从事金融知识流程外包服务”。

  盈灿咨询分析师张叶霞表示,同一法人同时操纵多家平台,其风险性本身就已经很大了,因为在这些平台中有可能存在平台间相互拆借等违规行为。而在这么集中的时间,成立十分相近营业范围的公司,其目的性较为明显。而在被曝出“跑路”之前,这8家平台曾被质疑信息虚假宣传、信息披露不透明等问题。

  日前,网贷之家联合盈灿咨询发布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1月底,P2P网贷行业正常运营平台数量为2388家,相比2016年12月底减少了60家。

  数据显示,1月共有64家停业及问题平台,其中问题平台29家(跑路6家、提现困难23家)、停业平台33家、转型2家。实际上,从去年下半年开始,问题平台数量已经开始下降。而1月份,停业及问题平台数量再次出现下降,盈灿咨询分析师表示,这表明2016年年中平台退出P2P网贷行业达到最高峰后,平台退出的步伐有所减缓。

  报告称,进入统计的30个省市中,1月有21个省市没有发生问题平台,相比上月的17个省市数量上进一步增加。

  日前,宁波一家名为“浙联储”的P2P平台被曝出资金链问题。《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到,2月6日,浙联储官网出现一份自称为实控人之一的邹明明的公告,公告称该平台出现逾期等情况,宣布兑付问题爆发。此后,数十名投资人赶往宁波了解情况并向当地经侦部门报案,目前,浙联储已被宁波市警方查封。

  2月13日,记者致电宁波市公安部门询问相关情况,宁波市公安局政治部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案情仍在侦办过程中,尚不宜公开。记者在位于宁波市江东区中兴路25号的浙联储公司现场看到,门外张贴的告示表示浙联储已搬迁。

  上述2月6日发布的公告还显示,鉴于目前浙联储平台出现相关逾期情况和债权债务纠纷问题,邹明明全权委托浙联储平台的股东和实控人之一的孙某,协助投资人维权委员会进行所有关于平台债务处置的相关事项。但颇为蹊跷的是,孙某向记者表示,其目前成为浙联储实控人,是因为浙联储股权转让由邹明明私下通过非法手段,同时假冒其签名所完成。

  实际上,记者发现,接受采访的投资者大多都不知晓此前浙联储所谓的实控人邹明明。

  工商信息显示,宁波浙联储金融服务外包有限公司股东为孙某和由孙某全资控股的宁波金亿四季投资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为杨永江。不过,就在平台出事前夕的1月20日,该公司工商信息公告经历过一次大变更,此前,公司股东分别为宁波沃德隆物产有限公司和陈琳玲,法定代表人亦为陈琳玲。

  实际上,除了几乎从未在投资者面前出现外,邹明明也从未出现在公司公开资料中,对此,《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联系到上述公告提到的另一实控人孙某。

  孙某告诉记者,其此前与邹明明存在贸易和资金的往来,至今邹明明仍有部分欠款未向孙某结清,但其此前从未参与涉及浙联储的运营业务。孙某承认知晓邹明明为浙联储平台实控人,同时亦为该企业股东宁波沃德隆物产有限公司的实控人。

  “之前因为资金的问题曾向我求助,我也同意帮忙,但没过几天网上就突然出现了那份公告。”孙某对记者表示,2月6日当晚,其知晓网上公告后第一时间向各方了解情况,同时与部分投资人见面约谈,此后又前往经侦方面说明情况。

  “浙联储的股权转让是邹明明私下通过非法手段取得宁波金亿四季投资有限公司公章和营业执照复印件,同时假冒我的签名所完成的,目前我正准备材料作为证据提交给警方。”孙某说,此前邹明明通过多重代持股权的形式,能源财经始终未走上浙联储前台。

  针对孙某的说法,由于无法与浙联储以及邹明明取得联系,截至记者发稿时,未能进一步获得相关信息证实。

  据工商资料显示,浙联储成立于2014年4月,注册资金为7700万元。其官方网站自称是一家国有控股的创新型互联网金融企业,公司股东为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市场经济研究所下属中央级全民所有制企业成员单位。2月15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再次登录其官网时,该网站已打不开。

  与此同时,记者注意到,在2月10日,因为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宁波浙联储金融服务外包有限公司被其注册所在地的宁波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国家高新分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在浙联储投资人QQ群内,多名投资者对记者表示,经初步统计,目前浙联储未兑付金额超过7700万元,仅10万元以上的投资者就有131名,其中,100万元以上投资者22名,目前最大的一个投资涉及金额700万元左右。

  投资人崔小姐表示,“相比其他平台,浙联储的投资者比较固定,每个月放标的量也有限,让投资者心理上形成了运营稳定的印象。而其吸引投资者的,一是公司大力宣传的国资背景;二是平台的高收益和运营的稳定。”

  浙联储官网称,公司以互联网金融平台打通金融票据质押业务,大宗商品质押业务,房产汽车信息中介业务,艺术品投资咨询业务、保险经纪业务等。此外浙联储官网在股东背景一栏首先提到了和平影视,在管理团队中的介绍中,集团首席顾问便是和平影视集团总工程师葛孝成。

  工商信息显示,和平影视是深圳前海皕信的股东,深圳前海皕信是宁波皕信的股东,宁波皕信则是宁波沃德龙物产的股东,而宁波沃德隆物产则是浙联储的股东。浙联储算的上是和平影视的“四级子公司”。

  不过和平影视此前曾发布公告称,未经总部批准的互联网金融平台及线下理财平台一律不予承认;未经上报批准的三级及以下子公司一律不予承认。并且和平影视专门在公告中指出深圳前海皕信、宁波皕信、宁波沃德隆物产、浙联储均未得到批准和认可。

  颇为有趣的是,据记者了解,为保证投资人的权益,浙联储投资者专门成立了投资人监委会,由投资人中的老用户们组成。监委会会固定一段时间去公司了解情况,看看究竟有多少人借钱,借了多少钱,多少票据,一直以来数据都吻合,两年多来没出现过异常。

  另外,浙联储的投标规定,投资标的分为月标和天标,月标时间一般为28天,年化收益率超过20%甚至更高,也就是说,10000元投入一年的收益至少超过2000元;天标是时间在7天以内的借款项目,利息按天计算,每天利率是千分之一。

  相关投资人告诉记者,为活跃投资的氛围,浙联储还会每年举办各种活动,一方面给投资人更多收益,一方面也吸引投资人投资。“比如砸金蛋活动,期间只要投资5万元就可以砸一个金蛋,里面会有包括苹果手机在内的各种商品,还有让利红包,抽中的人能得到数额不等的追加利率,2016年这类活动增加了,过年前还搞过砸金蛋的活动,不少人都追加投资。”

  相关知情人士对记者表示,包括邹明明旗下宁波沃德隆物产等资产均存在虚设嫌疑,投资标的是真是假也有待查证,浙联储吸纳的资金可能存在自融、转投等多种违规操作。不过,上述言论记者暂时未能得到其他方面的证实。

  针对上述相关事项,近日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数次拨打包括前法定代表人陈琳玲在内的多名管理人员电话,但始终无人接听。

  《中国互联网金融安全发展报告2016》16日在京公布。报告称,P2P网络借贷行业正告别过去“野蛮生长”的发展,进入洗牌期。

  北京市金融工作局党组书记、局长霍学文当天表示,互联网金融安全是个系统性问题;互联网是技术基础,金融是内容,安全是底线。

  近年来,互联网金融的发展令人瞩目,但风险随之累积。2016年8月,中国银监会、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安部、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制定了《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加强对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的监督管理。去年10月,国务院办公厅发布《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实施方案的通知》,明确了整治目标、原则、重点问题和工作要求等具体内容。

  16日,《中国互联网金融安全发展报告2016》在京发布,该报告由北京市金融工作局、北京市网贷行业协会、北京互联网金融安全示范产业园、南湖互联网金融学院联合策划推出。

  霍学文当天说,曾经对于“互联网金融安全是金融产业还是安全产业,是技术问题还是标准问题,是企业问题还是政府问题”有很多困惑,互联网金融实则是一个生态问题,互联网金融安全是个系统性的问题。

  他说,任何单方面都不可能解决互联网金融的安全问题,需要专家学者、政府部门、行业协会、企业共同努力。

  “互联网是技术基础,金融是内容,安全是底线。”霍学文说,未来在全世界互联网金融领域能“挣大钱”的一定是跟技术安全有关。他说,希望通过互联网金融安全产业园的建设,推动一些行业标准、北京标准、国家标准落地,培养出一批互联网金融示范安全企业。

  北京互联网金融安全示范产业园成立于2015年,位于北京市房山区,以承接首都核心区金融安全产业外移等功能;目前园区注册企业达53家,计划到2020年达到百家企业百亿产值的规模。

  当天公布的发展报告约12万字,共分为五章,阐述了互联网金融的整体概况、互联网金融的前沿挑战、互联网金融安全的风险分析、互联网金融安全所面临的挑战等内容。

  谈及互联网金融安全,清华五道口金融学院教授谢平说,互联网金融并没有改变金融的本质,是在继承传统金融风险的基础上增加了互联网金融特有的技术风险,使这种风险表现得更为隐蔽和复杂,在特定的情况下会带来安全问题,甚至可能会影响国家安全问题。

  报告提出,要加强金融业务基础设施的安全,普及实名制,应用生物识别技术、云计算技术、采取大数据风控、区块链技术等提高安全性。

  报告将互联网金融分为7种模式:互联网支付、网络借贷、股权众筹融资、互联网基金销售、互联网保险、互联网信托和互联网消费金融。

  针对P2P网络借贷,报告指出:“行业集中趋势正在显现,大平台的市场占有率越来越高,小平台面临着巨大的竞争压力。”

  根据报告,截至2016年末,P2P借贷平台共有4856家(仅包括有PC端业务的平台、不含港台澳地区),其中正常运营的仅有1625家,占33%;新增平台自2015年5月起一直呈下降趋势。但2016年全年P2P网络借贷行业成交额接近19544亿元,成交量曲折上升。

  报告强调,P2P网络借贷行业已经告别过去“野蛮生长、粗放经营”的发展方式,行业进入优胜劣汰的关键阶段,网络借贷平台的发展正呈现4种趋势:

  第一,坚持信息中介地位。P2P网络借贷平台根据监管要求合规化经营,与银行签订第三方存管协议,发标金额满足《办法》的相关要求,披露相关信息,将成为行业中大浪淘沙的幸存者。

  第二,资产端注重垂直化经营。专注于单一行业产业链的上下游业务,因行业内部信息有极强的相关性,可以降低平台信息搜集成本,提高平台风控能力。过去P2P网络借贷行业的急速扩张,导致了同类型平台过剩。供应链金融、消费金融等都是垂直细分领域资产端创新的典型代表。

  第三,资金端P2P变为B2P。目前网贷行业新用户流入较过去明显减少,高额的获客成本使网贷平台很难通过正常经营区覆盖经营成本,在这种情况下,越来越多的P2P网络借贷平台开始转变为B2P公司,资金募集从向个人端转为向公司端或私人银行客户募集,放贷端仍是以向个人为主,这样平台获得资金的成本可大幅降低,能以相对低的利率吸引更多借款者,为中小微企业和有借款需求的个人提供金融服务。

X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