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杂志年会上的致辞财经郎眼

作者: 来源: 发布时间: 2018-11-23 08:45 字号:【

  很高兴能够与大家一道参加今天早上的预测与策略年会。我期待就美、中以及全球经济问题与大家进行广泛的探讨。

  就一些主要的宏观经济目标而言,美国表现得异常优越。美国的失业率为3.7%,降至50年以来的新低,甚至要低于美联储公开市场委员会大多数委员所认定的“充分就业”情况下的失业率。在经历了9年的扩张之后,工作岗位依然保持着平均约20万/月的增幅。通胀率连续近6年低于美联储2%的目标值,但这一数字出现了增长,如今似乎在接近美联储2%目标值的位置徘徊。美国经济的强势增长为全球经济提供了支撑。

  从2015年开始,随着美国经济实力的增长,美联储启动了货币政策“常态化”进程。作为美联储主席,我最重要的任务就是确保这一进程能够循序渐进地开展,并在期间进行广泛的沟通、不断地进行校正,从而让美国继续朝着宏观经济目标迈进。我们还努力避免对邻国产生不必要的负面溢出效应,也就是类似于2013年因“削减量化宽松恐慌”所引发的溢出效应。2015年12月,我们提高了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值,这在过去7年中尚属首次。2017年10月,我们通过部分赎回美联储所持证券的偿付本金,启动了美联储4.5万亿资产负债表缩减进程。短期利率和资产负债表的常态化进程进展顺利,而且有鉴于经济的优异表现,鲍威尔主席和公开市场委员会将继续逐步取消宽松的货币政策,让联邦基金利率回归“中立”立场。我预计该举措在明年将继续实施,除非出现出乎意料的重大经济事件。

  虽然美国当前的宏观经济形势一片大好,但由于职责使然,各大央行的执掌者也都在居安思危。我想提一下几个下行风险:

  其中一个风险涉及未来几年可能发生的经济衰退。扩张通常不会因时间过长而消亡,它往往有其合理性。某些时候,扩张源于导致不可持续繁荣的失衡。大多数情况下,它源于美联储为降低通胀而采取的紧缩政策所导致的经济衰退。

  在我看来,美国经济在目前并没有出现严重的失衡。家庭负债出现了大幅下滑,信贷增长一直维持在较为温和的水平。银行系统的资本充足率和流动性远好于危机前。金融行业的杠杆也大幅低于危机前水平。但我担心的是非金融企业债务,这部分债务在经济增长缓慢、利率高企的时期可能会出现问题。然而,这部分债务似乎基本都由未加杠杆的投资者持有。资产价格相较于历史计价规范有所上升,但考虑到长期收益的走低,这一价格仍在正常的合理范围之内。当然,上述价格上升的风险依然存在,但很多经济学家认为生产力的低速增长、人口的老龄化以及对避险资产的强劲需求在今后很长一段时间内将压低美国和其他发达国家的实际利率。

  还有一个风险在于,美联储将引发新一轮经济衰退,但是通过良好的运作,再加上一点运气,我认为美联储很有可能能够避免此类事情的发生。尽管如此,美联储面临着一个十分棘手的任务。正如我刚才所提到的,工作岗位继续保持着约20万个/月的增幅,大幅超过了稳定失业率状态下所应具有的水平。此外,失业率已低于外界所认定的长期可持续水平,而且当前约3%的增幅大大超过了潜在产出的增速。这一现象部分归功于如今已实施的强刺激性财政政策。同时,这轮刺激所带来的影响可能会在货币政策刚刚发挥作用时(2020或2021年)基本上已经消失,因此届时形势会变得更加复杂。明年,我预计美联储为了稳住失业率将再次加息3到4次。能源财经然而,政策未能按预定的路线实施,而美联储紧缩政策的实际步伐取决于通胀和劳动力市场是否会按照当前预期的发展。完成这类软着陆是一件异常困难的任务,而当前财政政策轨迹则增加了这一任务的难度。下列因素有助于这一举措获得成功:通胀依然维持在较低水平;通胀压力上升的迹象不明显或不存在;通胀预期得到有效调控;而且劳动力市场疲软和通胀之间的关联并不是很强。

  还有一些风险关乎美联储货币政策和美国贸易政策所导致的可能的全球溢出和回溢。我期待在今天早上的对话中讨论这些全球性关联和风险。

X
  • 2